ENG  |    |
风雨不动:两项什具争议性的工作原则

      为了进一步向中国大陆学界推介「汉语神学」的理念和成果,我与两位与汉语神学自始结下不解之缘的教授,分别从广义和狭义的「汉语神学」合编了一系列丛书。前者是与何光沪教授合编的《汉语神学读本》,选编範围早自景教文献,晚及当代华人神学文献,工程颇为浩大。后者是与李秋零教授合编的《当代学术与汉语神学》丛书三卷,旨为编修研究所十多年来出版的汉语神学论文,期望在今年年底陆续出版。

      在整编上述两个出版计划时,我又不知不觉地对研究所十多年来推动的「汉语神学」作一次盘点清算。现在回头看来不禁要向一众志同道合学人及督智严谨的董事会致敬,因着一众集体智慧的献议,十多年来我们一直坚持着两项什具争议性的工作原则,尽管十多年来备受各方的质询和考问,我们还是风雨不动。

1.        我们所推动的「汉语神学」的起点是中国人文学界,为此它的生长土壤和工作对象自然也是中国人文学界,我们一众学人及策划人当然知道从神学发展史的角度和传统来看,神学应是「来自」教会、「为了」教会。但问题是谁能测透上主的作为?谁想到上世纪八十世代在中国的知识界竟然发出微弱的「马其顿之声」?谁又想到当我们这个小小的研究所在不知天高地厚下回应了这呼声的需要而有今天令人啧啧称奇的成就?早自一九九九年我在寄予研究所友好学人及机构的圣诞贺卡里就曾撰写小段感言,其中就以类比方式说明我们的工作好比先贤亚伯拉罕被上主呼召离开繁华安逸的吾珥故乡,迈向一个不知何方的「应许之地」。当时我与董事会只隐约看见一个朦胧远象:让基督教研究成为中国学术传统的组成部份……十多年后的今天,这远象不再梦幻,却成了一个可操作、可实现的工作蓝图,这蓝图也成为我们另一个十年的方向。

2.        这狭义的汉语神学与教会神学应是互不从属但同时却又是互相尊重、对话和合作。自一开始,我们已明确指出中国学界不是单单需要某一个宗派或教派的神学资源。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整全的普世神学资源。我们的工作策略是先注重介绍基督宗教的思想和文化,以便与中国人文学界的文、史、哲学科进行对话和整合,逐后亦陆续介绍教义神学。由于这「汉语神学」的生存土壤及工作对象是中国人文学界,为此它与以信仰群体及传统为首要的教会神学应是互不从属但却应互相尊重,并以平等心态对话和合作。

      另一方面,鑑于中国人文学界的汉语神学没有西方那个反教会权威和反基督教霸权的历史包袱,相反地,他们却是借着重新认识和从研究的角度去爬梳基督宗教与西方现代性那种密不可分的关系,为此中国人文学界的基督教研究自起始已与教会学界抱持互相尊重和学习,但同时坚持学术独立和自主的研究原则。他们不关心何谓正统,他们只重视该研究的学术理论、客观论述和多元兼容。从这个角度,我们就不会太惊讶一些有学术理论的基要派神学或福音派神学也能引起中国学界的兴趣。更重要的是,我们自起始就邀请不同宗派和教派的学人、研究机构共襄合作,力促教会神学学人与中国人文学界的基督教研究学人互相认识、交流对话和衷诚合作。我们深信只要双方本于友好平等和互相尊重的同契精神,双方的交流不单是知性的交流,并具感性的对话。

      最后,随着中国的宗教政策日趋开放和理性,新生代的基督教研究学人不乏有认信体验者,我们乐观地相信他们的加入将更体现汉语神学的多样性,同时我们相信有认信经验的基督教研究学者既然以学者身份留守学界,则他们自然会遵守学界通行的学术规範及语言来陈述和建构属于人文学界的汉语神学。众所周知,这素求不是中国学界所独有,却是国际学界所公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