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  |    |
跨学科、共色和本色的汉语神学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中国大陆学界曾有过一股引进西学之风潮,「汉语基督教研究/汉语神学」在研究所与部分中国学人的倡导下遂乘西风一并引进,起始点立足于文史哲等人文学科为研发基础,往后十数年逐步发展成以人文学界为立足点的汉语基督教研究及汉语神学。

经过近二十年的进程,从九十年代已降的基督教概括性研究,发展到现在以中国当代文化和处境为主轴的多元研究,出现了更为精细和专业的课题划分。这一变革从当今基督教研究的学科设置与基督教研究的进路可见一斑。就学科设置而言,九十年代以来的中国基督教研究普遍隶属于文史哲三大学科,汉语基督教研究基本上是前述人文学科的附属研究。近十数年,内地大学纷纷出现了具独立主体的基督教研究单位,诸多国内大学纷纷设置宗教研究中心或基督教研究基地,加诸多项以「汉语神学」为题的研究工程均获得大学和国家社科基金所接受,汉语基督教研究/汉语神学的主体性正逐步被确立。

就基督教研究进路而言,汉语基督教研究正展开更为精细和专业分工,例如神学研究(爬梳基督宗教的大小传统和各自的思想流派)、《圣经》研究(原典原文的文本诠释和跨宗教的经典辩读)、文化进路(后殖民研究、女性主义和生态进路)、人类学及宗教社会学的田野调查(不同地域、民族和共同体的实证研究)、历史学(考察基督宗教不同的派别、中国基督教传播史的人物、事件、问题)、宗教对话(儒释道与耶教对话)、公共神学(对比欧洲与英美的异同)等众多研究进路。由此可见本所背负的汉语神学正步入专业化及精细化的跨学科整合之路向。

无容置疑,汉语神学的基本思想资源是承袭了普世神学的学术资源,包括基督教思想史研究、基督教神学、以及《圣经》研究、基督教伦理、基督教与文化、基督教与现代社会等共同议题。这正是汉语神学与普世神学的共色。然而基督宗教来华可追溯至一千三百年前唐朝的景教,随后不同的基督宗教派别(包括亚述东方教会、东正教、天主教、基督新教等)分别在唐、元、明、清以至民初都多次来华并与中国文化不断碰撞,这些碰撞的经验遂构成本色基督教的重要基础。换言之,本所倡导的汉语神学就是促动普世基督宗教思想与中国诸文化传统和当代社会处境的对话与整合,例如部分中国学者使用基督宗教的思想资源对儒释道、马克思和当代思潮进行对话、对中国特有的政治及经济处境以基督教的宪政民主理论作回应、对民族主义的反思、对中国权贵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及其社会伦理的批判思考、对现代中国乡村建设等重大社会现状的思考、对女性解放或生态环保等社会现实问题的关注。从中国基督教思想史的角度,基督宗教来华凡一千三百年,不论是唐代、元代、明末清初、鸦片战争之后、新中国成立及改革开放,基督宗教在宗教领域上要面对多元而强势的本土宗教,在政治领域上要服膺政府的全权看管,汉语神学在中国如此特有的文化-政治处境下生成,其议题与内容自与普世神学既相同又大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