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  |    |
汉语神学
〈香港沙田道风山建筑群〉
--    
*特别鸣谢陈玮彤女士授权我们转截此文章。


〈香港沙田道风山建筑群〉,陈玮彤撰。

一、基本资料

道风山建筑群位于香港新界沙田大围铜锣湾山山顶,从香港铁路东铁线沙田站步行至主入口大约需时二十分钟。该处环境优美,具浓厚宗教历史背景及丰富文化艺术价值。曾获沙田区议会选为「沙田十景」之一 (沙田区议会, 讨论文件 HE 3 5 / 2 0 1 2, 2012),并入围「十筑香港-我最爱的·香港百年建筑」百项建筑之一 (周骏, 2015)。建筑群占地1,800,000平方呎(约50586坪),以类似佛教宝塔式的圣殿为主体,并以富中国园林特色的游廊连接数座建筑,由教堂、神学院、研究所、生死教育中心、静修中心、艺术中心、出版社、坟场、宗教对话中心等组成。

 

二、历史源流

道风山为基督教组织,但外观上处处与佛教相融。道风山基督教丛林由挪威传教士艾香德牧师(Karl Ludvig Reichelt) (图1)于1930年创办,至今86年。艾香德在1920 至1930 年代,曾先后于南京和杭州建立景风山和天风山基督教丛林,招待佛教及道教徒学道。当时内地正兴起中国古典式样的建筑风潮,在华的天主教或基督教教会亦有摒弃西方古典风格,改用中国元素建造教堂,希望拉近与中国民众的距離。在香港亦陸续兴建多座以西方建筑技术与建材兴建的,「中国古典復兴式建筑」,例如:港岛铜锣湾区的圣公会圣马利亚堂(St. Mary’s Chruch, 1911)。可惜,由于中国政局动盪,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宗教被大力打击,如今已不复存在;据文献记载,艾香德亦有于中国其他地方建立过基督教丛林,惟规模不及上述三个,现存只有道风山一个采以佛教建筑风格的基督教场所。 (李智浩, 2006)

 

图1:艾香德牧师 (Karl Ludvig Reichelt) (1877-1952)

 

为逃避战火,艾香德牧师于1929年把工作迁移香港, 1930年在差会的公开拍卖中,以3705墨西哥银币购得俯瞰沙田村的小山丘,开始建立沙田道风山,并邀得丹麦着名建筑师艾术华(Johannes Prip-Moller) (图2)设计庞大的中国式建筑群。 (道风山基督教丛林, 主页, 2015) 其后于1932年,艾术华的中国寺庙建筑研究获丹麦某基金会资助,并于1937年出版《中原佛寺图考》,游遍中国大江南北,对佛教建筑研究什深 (陈天权, 2014)。两人合作无间,本來有计划扩建道风山,后來碍于中日战争爆发,所有建筑活动被迫告吹。 (苏万兴, 2013)

 


图2:纪念艾术华之铜牌

 

1933年5月「朝圣屋」(今尊道厅)首先落成,供来访者崇拜、吃饭、学习;后来宿舍、学校才相继完工,圣殿则于1934年启用。早年以素有学养的佛教僧侣为主要传教对象,传教士为众来访者提供宗教讲座课程。创建沙田万佛寺(1957) 的主持— 月溪法师,曾于1933年访问道风山,是为第38位到访僧侣 (黄棣才, 2015)。其后,道风山基督教坟场于1936年设立,现时中央草坪为艾香德牧师之墓(图3),碑上刻有「我见过他的荣光」,顶端可见莲花十架图案 (陈天权, 2014)。宗教研究院大楼(今云水堂)落成于1938年,同年,艾香德之子艾格美(Gerhard M. Reichelt) 与家人同至道风山服事。

 


图3:艾香德牧师之墓

 

及至二次大战结束以后,道风山为当时沙田唯一的基督教场所,传道对象不限于僧人,更包括沙田居民及马鞍山矿场工人家庭 (黄棣才, 2015)。此外,白德生牧师参考佛教斋堂的概念,于1956年建立「爱道园」,作为单身女子的基督教居所 (道风山服务处)。顺带一提,民间对于道风山的起源有另一说法,传说一名道士在道观中与一名传教士下棋,结果输掉整座山头,此后道风山被传教士改头换面 (香港庙祝, 2015)。虽然此纯属穿凿附会之传说,也足见道风山在本地非基督徒眼中充满神秘色彩。另外,早年道风山什为僻静,1960年代初曾现豹踪,1974年更有原为佛教徒、上任一年的院内牧师被劫匪行刺而死 (黄棣才, 2015)。道风山教会自1984年道风山成为香港信义宗教会会员,业务日趋多元化,管理架构亦随之而改变,此后发展将于〈五、保存与利用〉一章内交代。

 

三、建筑风格特式

道风山建筑群的外部以梯级状的马头墙环绕 (陈天权, 2014)(图4),灰黑色瓦片与雪白的墙身形成简洁鲜明的对比。面向马路一边的外墙上镶嵌了十四块金色篆字石碑:虚心、哀恸、慕义、清心、怜恤、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结合了新约圣经中加拉太书5章22至23节的「圣灵九果子」: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 温柔、节制;及马太福音5章7节的登山宝训中的「八福」:虚心、哀恸、温柔、慕义、怜恤、清心、和睦、受苦,这些都是信徒毕生追求的良好品格。

 

图4:道风山的外墙

 

步行至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一侧入口,见中国人民大学李秋零教授为道风山所撰对联:「道示万民民民颂道岂独无汉语 风启兆户户户沐风更兼有神学」(图5),上下联的首尾藏有「道风」和「汉语神学」六字。意谓上帝的「道」本是要显示给万民,因此需要以不同民族的语言与思维解释「道」,其中怎能没有汉语呢?以「万」、「兆」、「民民」、「户户」来表达「众多」:「一方面,寄寓汉语神学应为众多神学传统中不可或缺的一支,值得重视弥珍;另一方面,亦盼望汉语神学之思吹拂神州大地,在中国学界引发深思和研究。」 (杨熙楠,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