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  |  
漢語神學
〈香港沙田道風山建築群〉
--    
*特別鳴謝陳瑋彤女士授權我們轉截此文章。


〈香港沙田道風山建築群〉,陳瑋彤撰。

一、基本資料

道風山建築群位於香港新界沙田大圍銅鑼灣山山頂,從香港鐵路東鐵線沙田站步行至主入口大約需時二十分鐘。該處環境優美,具濃厚宗教歷史背景及豐富文化藝術價值。曾獲沙田區議會選為「沙田十景」之一 (沙田區議會, 討論文件 HE 3 5 / 2 0 1 2, 2012),並入圍「十築香港-我最愛的·香港百年建築」百項建築之一 (周駿, 2015)。建築群佔地1,800,000平方呎(約50586坪),以類似佛教寶塔式的聖殿為主體,並以富中國園林特色的遊廊連接數座建築,由教堂、神學院、研究所、生死教育中心、靜修中心、藝術中心、出版社、墳場、宗教對話中心等組成。

 

二、歷史源流

道風山為基督教組織,但外觀上處處與佛教相融。道風山基督教叢林由挪威傳教士艾香德牧師(Karl Ludvig Reichelt) (圖1)於1930年創辦,至今86年。艾香德在1920 至1930 年代,曾先後於南京和杭州建立景風山和天風山基督教叢林,招待佛教及道教徒學道。當時內地正興起中國古典式樣的建築風潮,在華的天主教或基督教教會亦有摒棄西方古典風格,改用中國元素建造教堂,希望拉近與中國民眾的距離。在香港亦陸續興建多座以西方建築技術與建材興建的,「中國古典復興式建築」,例如:港島銅鑼灣區的聖公會聖馬利亞堂(St. Mary’s Chruch, 1911)。可惜,由於中國政局動盪,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期間宗教被大力打擊,如今已不復存在;據文獻記載,艾香德亦有於中國其他地方建立過基督教叢林,惟規模不及上述三個,現存只有道風山一個採以佛教建築風格的基督教場所。 (李智浩, 2006)

 

圖1:艾香德牧師 (Karl Ludvig Reichelt) (1877-1952)

 

為逃避戰火,艾香德牧師於1929年把工作遷移香港, 1930年在差會的公開拍賣中,以3705墨西哥銀幣購得俯瞰沙田村的小山丘,開始建立沙田道風山,並邀得丹麥著名建築師艾術華(Johannes Prip-Moller) (圖2)設計龐大的中國式建築群。 (道風山基督教叢林, 主頁, 2015) 其後於1932年,艾術華的中國寺廟建築研究獲丹麥某基金會資助,並於1937年出版《中原佛寺圖考》,遊遍中國大江南北,對佛教建築研究甚深 (陳天權, 2014)。兩人合作無間,本來有計劃擴建道風山,後來礙於中日戰爭爆發,所有建築活動被迫告吹。 (蘇萬興, 2013)

 


圖2:紀念艾術華之銅牌

 

1933年5月「朝聖屋」(今尊道廳)首先落成,供來訪者崇拜、吃飯、學習;後來宿舍、學校才相繼完工,聖殿則於1934年啟用。早年以素有學養的佛教僧侶為主要傳教對象,傳教士為眾來訪者提供宗教講座課程。創建沙田萬佛寺(1957) 的主持— 月溪法師,曾於1933年訪問道風山,是為第38位到訪僧侶 (黃棣才, 2015)。其後,道風山基督教墳場於1936年設立,現時中央草坪為艾香德牧師之墓(圖3),碑上刻有「我見過祂的榮光」,頂端可見蓮花十架圖案 (陳天權, 2014)。宗教研究院大樓(今雲水堂)落成於1938年,同年,艾香德之子艾格美(Gerhard M. Reichelt) 與家人同至道風山服事。

 


圖3:艾香德牧師之墓

 

及至二次大戰結束以後,道風山為當時沙田唯一的基督教場所,傳道對象不限於僧人,更包括沙田居民及馬鞍山礦場工人家庭 (黃棣才, 2015)。此外,白德生牧師參考佛教齋堂的概念,於1956年建立「愛道園」,作為單身女子的基督教居所 (道風山服務處)。順帶一提,民間對於道風山的起源有另一說法,傳說一名道士在道觀中與一名傳教士下棋,結果輸掉整座山頭,此後道風山被傳教士改頭換面 (香港廟祝, 2015)。雖然此純屬穿鑿附會之傳說,也足見道風山在本地非基督徒眼中充滿神秘色彩。另外,早年道風山甚為僻靜,1960年代初曾現豹踪,1974年更有原為佛教徒、上任一年的院內牧師被劫匪行刺而死 (黃棣才, 2015)。道風山教會自1984年道風山成為香港信義宗教會會員,業務日趨多元化,管理架構亦隨之而改變,此後發展將於〈五、保存與利用〉一章內交代。

 

三、建築風格特式

道風山建築群的外部以梯級狀的馬頭牆環繞 (陳天權, 2014)(圖4),灰黑色瓦片與雪白的牆身形成簡潔鮮明的對比。面向馬路一邊的外牆上鑲嵌了十四塊金色篆字石碑:虛心、哀慟、慕義、清心、憐恤、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結合了新約聖經中加拉太書5章22至23節的「聖靈九果子」: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 溫柔、節制;及馬太福音5章7節的登山寶訓中的「八福」:虛心、哀慟、溫柔、慕義、憐恤、清心、和睦、受苦,這些都是信徒畢生追求的良好品格。

 

圖4:道風山的外牆

 

步行至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一側入口,見中國人民大學李秋零教授為道風山所撰對聯:「道示萬民民民頌道豈獨無漢語 風啟兆戶戶戶沐風更兼有神學」(圖5),上下聯的首尾藏有「道風」和「漢語神學」六字。意謂上帝的「道」本是要顯示給萬民,因此需要以不同民族的語言與思維解釋「道」,其中怎能沒有漢語呢?以「萬」、「兆」、「民民」、「戶戶」來表達「眾多」:「一方面,寄寓漢語神學應為眾多神學傳統中不可或缺的一支,值得重視彌珍;另一方面,亦盼望漢語神學之思吹拂神州大地,在中國學界引發深思和研究。」 (楊熙楠, 2010)